新州华文教育的现状与展望

纽修威中文教育理事会副主席张学丰博士
在新州华教优秀教师颁奖典礼的讲话
2019 年5 月5 日


新州华文教育的现状与展望


1. 新州社团语言教育政策与发展的回顾

新州最早的社团语言学校有一百多年的历史,非英语背景的欧裔社团以教会或社团结社的方式给自己的子弟传授本族语言。二战结束后,澳洲废止了白澳政策,接受更多不同民族移民。政府开始鼓励社团使用公立学校设施办周末社团语言学校,随后新州政府又制定多元文化教育政策(Multicultural Education Policy),推行社团学校周末免费使用公立学校开设社团语言课程的政策,至今已有50 多年年的历史。澳洲是西方国家中唯一资助社团学校的国家,在免费使用校舍、师资培训、学生津贴方面都给予资助,而且力度逐渐增强。在这种有利的社会环境下,不同民族周末语言学校犹如雨后春笋在新州移民较集中的地区蓬勃发展。以下数据供各位参考:
1974: 雪梨中文学校创办
1978: Federation of Community Language Schools of NSW(新州社团语学校协会)
          - 该组织由官方资助,提供办公室,负责社团学校公共场所人身保险和学术交流事务。
1982: 丹德斯中文学校创办(Dundas Chinese Language School)
1983: 纽修威(NSW)中文教育理事会创办 (曾得到政府资助,与Federation ofCommunity Language Schools 同用政府提供的办公室)
1990: 纽修威(NSW)中文教育理事会举办首届全澳中文朗诵比赛
1992: 悉尼大学校友创办大同中文学校
2000: 澳大利亚中文学校联合会创办

2. 近些年华教规模的数据参考

2009: 新州不同民族社团语言学校有32000 多名注册学生,其中11000 多名华校学生,80 所华校,学生人数占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2023-14: 新州不同民族社团语言学校有32000 多名注册学生,其中 9000 多名华校学生,占总数的四分一
2018: 新州不同民族社团语言学校有36000 注册学生,其中近12000 名华校学生,占总人数的三分一;60 多所华校,80 多所校区。(估计2020 年华校学生人数有望接近15000。注:主流学生与华校学生人数同时增长!)

2010 后,汉语热更进一步席卷澳洲,主流学校纷纷开设中文课,影响了华校的生源。但中国的影响力持续上升,国内有关部门对海外华教支持的力度不减。在大好形式下,华校生源也持续上升。

3. 展望近期内的新高潮

目前新州以及联邦自由党政府对社团语言教育的重视与资助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力度,因此这两年华校一定还会进入新一轮的拓展热潮。今年联邦政府大选,执政与在野党同时允若增加经费资助社团学校办学。州政府由自由党连任,必定兑现四年之内将学生人头经费由目前的126 元增至 200 元的承诺。

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对社团语言的资助有增无减,很大程度上是有学术以及社会学研究成果为政策依据的。四年前,社团语言学校协会在悉尼大学举办的一次年会,主旨发言人,澳洲著名的语言学家Joe lo Bianco 教授指出,学习任何第二语言只有达到了该语言一般水平的60%的程度,才能取得最佳的双语言双文化双思维方式的效果,从而达到促进智能和其它学科学业提高的效果。在本族语言不作为主流语言的国家和地区,只有学习本族语言才最有可能达到60%的水平。以目前全球文教事业的发展水平来看,语言的一般水平可以高中毕业水平来做参考依据。语言教育学这个重大发现,使得不少多民族国家政府更加务实地推广非主流社团母语的早期教育。依据这一理论,可以这么理解:澳洲的华裔子弟只有学习本族语言(汉语)才最有可能学有所成,达到(甚至超过)汉语一般水平60% 的程度。这一经过研究验证的理论应当在华教界加以宣传,增加华裔家庭对学好母语的高度认识。

总体上说,相对其它民族语言学校,目前华校教师师资水平和华校办学质量首屈一指,潜力巨大。但是新州社团华校仍然存在良莠不齐、鱼目混珠、违规运作、外行干预内行、竞争多与合作的现象。这方面昆州和维州情况较好,值得研究。

4.展望前景:有几个问题和建议

1. 与主流学校相比,社团华校基本上都是独自经营。虽然政府注册部门有一定的规范功能,总体上社团华校缺乏统一管理的机制,难以达到体制效益。因此,社团华校一定要注意通过协会或联席运作的机制增强“规模效益”,而协会也一定要多为会员学校服务,争取达到“规模效益”,进一步提高办学和教学质量。

2. 教师在职培训方面应向主流学校学习。尤其在教学大纲与教学法新理念两方面,否则双方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影响交流合作。应当成立联合举办教师培训的机制。大家都本着相互尊重,相互交流,分享资源的胸怀。周末华校的教师承受的压力其实不比主流学校老师轻,办学与教学管理稍有不慎,就会流失学生。而办学首要的是要有高质量的老师和善于办学的校长。在教师的培训方面我们做的较多,但优秀校长的交流与校长的培训工作,做的很不够。也许因为财务方面各自为政和校际之间的竞争,使得任何成功经验的宣传和交流都可能涉及到小集体的利益冲突和竞争。如何克服这一社团语言学校的特性,很值得研究。也很希望得到当地和国内有关部门的支持。

3. 总体上说,我们应当充分利用澳洲本土和国内的社会资源。澳洲华教有其特点,不同于国内的情况和其它西方国家以及东南亚地区的情况。国内的教师培训固然很有益,毕竟缺乏针对澳洲特点的内容。悉尼大学的学历培训和Federation 的学术会性质的培训活动也缺乏中文教学与华校运作自身特点的针对性,因此新州华教界必须重视利用自己的内行人士组织培训活动,带动整体,培养更多有质量的社团语言教育方面的资深教师和校长。这一点,国内的专家和悉尼大学的教授都赞同,而我们自己必要有所作为。

4. 新州华校参与当地文教与学术活动相对少于其它社团学校,使得主流社会觉得咱们不够融入澳洲社会。这方面也应当加以重视。

归纳起来,可以这么说:新州华教走过了数十年艰难而又富有功绩的历程,为中华文化扎根澳洲做出了功在千秋的贡献。相对其它国家,我们的华教享有天时地利的优越条件。希望大家能重在人和。大家集思广益,共同努力,迎接全球华教大发展的新景象。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