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其实不难学
        中文是外语教学界公认的联合国使用语言中最难学的语言。2008年澳洲联邦政府曾经发表过一份旨在推广亚洲语言的研究报告,指出以英语为母语的人士若要学好中文,可能要花费四倍于学习另外一种西语的时间和精力。同时还指出,出现这种现象最根本的原因在于缺乏熟知与英语相比中文自身的特点,因而能有效地进行教学的教师。言下之意,若能根据中文自身特点进行有别于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教学法,中文并不象人们想象中的那样难。根据语言学的理论,作为母语任何语言都不难学;而学习第二语言,其难度往往与人们对该语言自身特点的理解以及教学环境有关。若能根据中文语音、文字、语法特点进行教学,同时充分重视语言环境的因素,中文其实不难学,尤其是对华裔学生来说更是如此。
 
         中文难学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其特有的四声调。许多外籍人士和海外侨胞学了多年中文,仍然未能很好地掌握正确的声调。再一个原因是其笔划各异的汉字难认难写。很多人不愿意学习认写汉字,光靠拼音学点简单词句,结果只能半途而废。这也是目前西方国家出现了初学者多,学成者少的原因之一。中文属于意合语言,与西语相比,语法方面简单得多了。由于声调、文字、语法三方面的语言特点,中国自古以来传统的语文教学都很重视在初级阶段熟读蒙学经文佳作,学写汉字词语。有些外国人往往过于简单化地批评中国人以死记硬背为重要的学习方法,这是不了解中文自身特点所致。
 
         汉字基本上都兼有词素和单词的功能,具有极强的构词功能。再者,汉字的偏旁部首也有表意和表音的功能,有些偏旁部首本身也是汉字。因此,熟记了四五百个汉字,很容易地就能学会用这这些字组成的复合字和众多词语。西方汉学界有统计数据表明 ,掌握 300 - 400 汉字即可达到汉语初级水平;掌握 800 - 900 汉字,可达到中下级水平;掌握 1600 汉字,可达到中上级水平;而掌握 3000 汉字,就达到了高级水平。英语国家的高中毕业生所掌握的词汇量至少超过一万个单词,可见学好英语并不比中文容易。
 
         经过汉英两种语言的对比,同时也根据教学过程中的观察,不难看出中文作为第二语言,除了目前流行的互动交际,以听说带动读写的教学法之外,应当还有若干有别于其它语言的教学法。比如说,在启蒙阶段,语音的四声调,汉字的结构,笔划笔顺,都是中文特有的不可忽略教学内容。再者,熟读课文以及诗经短文经典作品,同时重视通过说文解字的方式认读常用汉字与词语,并经常做书写练习,都是初级阶段学习中文的有效方法。西人很反对熟读课文的学习方法,但这一理念未必适用于学习中文的启蒙与初级阶段。就中文而言,反复朗读有助于四声调的掌握,也有助于认记基本汉字和词语。这些效益学英语时就没有那么显著,因为英文属于表音文字,音节表意的功能不显著。目前主流学校和社团中文学校的中文教学都采用多媒体辅助的交际互动教学法,有效地提高了兴趣性。但说文解字的兴趣活动,熟读课文和诗经短文经典作品,以及诵读儿歌、学唱歌曲、学绕口令等等传统方法不能丢,而且学生还应主动地参加中文朗诵、演讲、写作比赛,本着重在参与的理念,争取获得更佳学习效果。
 
         学习第二语言讲究语言环境和对该语言文化的认同感。华裔学生在这两方面都有非华裔背景学生难得的优越条件。有些新移民华裔子弟在澳洲出生,父母能说国语或方言,只要用心即可营造出有利于学用中文的家庭氛围。即便是移民澳洲数代的老华裔家庭,家里的中文和中华文化元素也很多,而且随着祖国更加繁荣富强,这些元素还会继续增长。更重要的是,澳洲的多元文化社会为华人社团提供了良好的传承中文和中华文化的大环境。华裔青少年出了家门,市面上有很多华人商店和服务机构,都用中英两种语言提供服务。另外,华人社团还有自己的中文报纸和电视节目。在全球一体化的时代,祖国方面也为澳洲华人提供很多文化交流和信息服务。两岸四地的文教资源(如图书和影像资料),也通过各种交流方式融入了西方国家。由于交通便利,华裔子弟回国探亲或寻根旅游的机会很多。这些都为华裔子弟学习中文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因此,不论是在主流学校或在社团中文学校,华裔学生学习中文一般都比非华裔背景学生学得快,而且容易达到中高级水平,甚至专业水平。悉尼大同中文学校有很多在澳洲出生的华裔子弟,每周坚持来校学习两三小时,坚持不懈,中学十年级前就通过了五级汉语水平考试的水准。这对非华裔学生来说是难以想象的。
 
         随着祖国综合实力的日益强大,中文已经成为世界性语言。而且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自身具有无穷的魅力。因此世界各国学习中文的非华裔学生人数还在增长。旅居国外的炎黄子弟有家庭与社团语言环境的优越条件,更应当自觉主动地学习中文。教育学家都认为,现代的青少年若不学一门外语,那将是一件终身的遗憾。生活在英语国家的华裔弟子何不以中文作为一个选择呢?一定要记住:学好中文,尤其是对华裔子弟来说,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