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文教育如何维系民族文化之根?


  “中华文化像一个很大的圆心,圆的半径就是中文,半径有多长,文化就能够走多远。”在著名华文作家余光中看来,中华文化正是依靠汉字才流传至今,“我们的教育一定要教这些东西,不能让它缺席”。

一六九0年八月,为使“贫儿不致艰于读书”,印尼华人首领郭郡观在雅加达创办识字班性质的明诚书院,延聘一位老学究,教些“之乎者也”类的中国文字,海外华文学校由此发端。在早期海外华侨的心里,只有让子弟掌握祖国的文字,才能维系长期生存和发展。

三百年后的今天,在印尼乃至世界各国,不仅华侨华人学习华文热潮高涨,其他族裔的人群也加入其中,华文教育持续升温,华文学校在全球遍地开花。

九月二十日,第一届世界华文教育大会将在成都开幕。海外华教界、华文教育示范学校,国内华文教育基地单位和部分省市侨办、海协的代表等共计四百余人参会。在向大会提交的论文中,“如何让华文教育薪火相传,留住民族文化之根”,成为海外华教界与会人士热议的话题。

“如何保持华人后代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是华文教育面临的一大挑战。”维也纳中文教育中心理事长赵国刚说,父母的言传身教及家庭背景对孩子的影响有限,大部分华裔学生的思想、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在主流影响下更趋西方化。

他指出,学生因此对中国的许多问题难以理解,尤其在有关历史认识、民族问题、社会体制方面,可能与长辈们持不同观点。“华文学校要力图帮助他们正确认识、了解本民族的文化,理解中西文化的差别,在比较中取舍,尽享两种文化的优势。”

赵国刚也不无遗憾地表示,仅仅局限于书本上的教育效果是有限的,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有机会到国内体会和感受。

“意大利是个多移民国家,政府对多元文化的包容并蓄,使得华文教育有着自己生存和发展的土壤,但中文学校如只实施华文单一教育就难以得到快速发展。”意大利普拉托华人华侨联谊会中文学校吴静云认为,海外华文教育应该坚持“以中文教育为主导,实行多元文化教育”办学方针。

她说,“弘扬中华文化、发展华文教育是中文学校的神圣职责,但帮助侨胞子女学好当地语言,做好他们融入当地社会的桥梁也是中文学校的责任。”

菲律宾马尼拉爱国中学校长陈金灿指出,“华校离不开华社,华社不能没有华校”。华族要发展自己的文化,才能有生存的空间。“我们提倡与主流社会融合,并不是要放弃本民族文化。相反,我们要充分地、全方位利用华社教育资源,并大力挖掘教育资源,以便更好地保留、展开和扩大中华文化”。

“不但学生,包括成人,都可以成为中文教育的对象。”在全美中文学校协会副会长颜善文看来,海外华裔,特别是新一代移民,由于历史的原因,对于中国的古代文化思想了解不够全面。他指出,现在中文学校的课程,既没有给孩子有关中华文化知识方面的系统教育,更没有帮助父母复习这方面知识的课程。

“为什么我们不能将文房四宝、戏曲相声、中医汉方、民俗人情、现代音乐、艺术文物等等引进到我们的课堂?”颜善文在文章中发问。

对于此次大会所倡导的“加强海内外各界在开展华文教育工作方面的交流与合作”,与会人士也有共同的期待。澳大利亚悉尼大同中文学校校长张学丰说,当今中文能否保持迅猛发展的势头,不仅取决于中国以及全球华人社区的经济发展和繁荣,还取决于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和从事对外和海外中文教育的人士能否有效地弘扬中华文化,以中华优良文化传统的博大精深和浓厚的趣味性,提高海外学生的兴趣,使之更加主动地学习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