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超前上学的害处分析


  根据澳洲联邦政府的教育法,义务教育的年龄始于六周岁,子女年满六周岁若父母还不送去上学,则要负法律责任。另一方面,根据教育部门的规定,每年的二月一日年满四岁半的儿童即可上学,进入小学幼稚班(Kindergarten)。澳大利亚各地每年下半年开始就有家长给子女选好学校,甚至完成了报名手续。现代家庭子女一般都不多,而且各家都重视子女教育,在子女开始接受小学正规教育的问题上都不含糊,总怕耽误了孩子。有些孩子出生月份较晚,二月一日还不满四周岁半,或仅差两三个月,面对这种情况,家长往往以不同的考量做出了不同的决定。有的顺其自然,来年才送孩子上学。有的则想方设法让孩子提前上学,甚至以为自己的孩子智商很高,身体很好,早一年上学很值得骄傲。更有甚者,由于澳洲中小学是免学费上学,而学前班的托儿服务则要交费,有些家长为了节省开支,不顾子女岁数不足,以舞弊的方式让子女提前上学。其实,不少教育研究调查报告都以令人信服的数据和实例表明,儿童超前进入小学对其终身的发展有诸多不良后果。本文将就此问题作进一步的展开讨论。
在成人之间,岁数相差一两岁,甚至五六岁,似乎没什么问题。但在四五岁儿童之间,哪怕是六个月的年龄差距,在智能和自理能力方面都能很明显地显现出来。道理很简单。比如说,25岁的成人比起26岁的成人,两者之间的年龄差距为二十五分之一,即 4%;而 4 周岁半的孩子比起 5 周岁半的孩子,两者间的年龄差距则大约是 20%,在智能和自理能力等方面差距甚远。有经验的小学教师都知道,正常情况下,每个幼稚班孩子年龄相差 12 个月(4.5岁 - 5.5岁),但他们之间智能和自理能力的差距很大,比起小学高班(5-6年级)学生之间的差距更显著。如果孩子出生的月份小于教育部门规定的四周岁半,勉强让孩子上学,必然会有诸多不良后果,尤其是在自理、自尊、交友、参与活动等方面。超前入学的孩子,一旦进入了教育学制流程,在幼稚班和一二年级阶段学业进步比较困难,容易进入穷于应对不能深层次理解并掌握技能的被动局面。这种局面有可能成为恶性循环,使得孩子年复一年地在年级里做末尾的学生,失去了很多培养组织能力和领导才干的机会。
现代基础教育重在培养基本素质(包括自尊、自信、自律)、社会活动能力和高层次的思维能力和创新意识,而培养这三者的最佳年龄恰恰是在幼儿和小学低年级阶段。到了高年级和大学阶段,这三者的作用越发重要,因为学校教学与孩子们成长的整个过程都与之密切相关,而且也是一个青少年前途是否远大的重要因素。若家长由于种种原因超前让子女上学,势必影响他们在这三方面的健康成长,不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极为得不偿失。
作为多年的政府社团教育咨询员和教育研究人员,在工作中我曾接触到多起因超前入学造成的不良后果。有些家长因为孩子出生月份仅差入学年限三四个月,以为问题不大,但是孩子到了四五年级要考英才班和精英中学时,就发现困难诸多,力不从心。有个家庭的两个女儿,一个特别优秀,另一个总是差一点,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大学和成人阶段。究其原因,原来是前者在同一年级中出生月份较大,而后者出生月份较小。
美国2008年获得最佳销售奖的学术书籍《社会精英》(The Outliers)以详实的数据揭示了出生月份与著名运动员的成名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选拔运动员参加大型比赛时都有一个严格的年龄规定。不少功名成就的运动员出生月份紧挨着规定的年龄月份截止线。也就是说,同年龄的儿童青少年中,出生月份越接近超龄截止日趋(即一年级同学中按月份来说年龄最大者),在体能方面的优势也越显著。这一现象也表现在智能和社会活动能力等方面,很早就引起了政府教育部门的重视。新州教育部门明文严格规定,二月一日年龄不足四岁半的儿童,即便智商很高也不能随意录取,一般予以劝退。遗憾的是,个别学校在招生竞争的压力下,为了充数,擅自放宽了政府规定的年限,给超前入学的孩子造成了不良后果。作为孩子的父母,家长应当对超前入学的后果有个清楚的认识,把握好子女的终身问题。最好是顺其自然,不要人为地超前入学。也没有必要刻意滞后入学,因为那样做也会造成不良后果。若发现自己的孩子在同年级学生中出生月份较小,也不必惊慌,只要在上文谈到的三方面时时多加关照,在学业上及时给与辅导,仍然有机会把孩子培养成为出类拔群的优秀人才。